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娱扒网 > 综艺 > 动动广场舞专辑 > 正文

学者进行广场舞调研:大妈们的孤单无助谁人知?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采集侠 时间:2019-01-19

  黎明或黄昏,城市或乡村,广场上、小区旁、花坛边,这群被认为有一块平整空地就能扭动起舞的大妈们,是个将近1亿人的群体。喧嚣的争议,将她们与“大嗓门”“奇葩”“落后”捆绑在一起,广场上的她们面目模糊。

  一项为期3年的调查在城市和乡村展开,这些调研者试图回答:她们到底是谁?她们为什么如此?她们为何被如此对待?

  --------------------------------------------------------------------

  每天傍晚时分,一群大妈准时出现在青年学者黄勇军家窗外的空地上。她们伴着激情歌曲,动作一致地抬手转身。3年前的黄勇军很是反感:“她们剥夺了我安静看晚霞的权利。”

  3年后,他坐在湖南师范大学的办公室里,在暮色中写下:“从未如此这般地对她们有如此刻骨铭心的情感。”此时,大妈们依然在扭动着,音乐的声响透过窗户传进来。

  黎明或黄昏,城市或乡村,广场上、小区旁、花坛边,这群被认为有一块平整空地就能扭动起舞的大妈,是个将近1亿人的群体。喧嚣的争议,将她们与“大嗓门”“奇葩”“落后”捆绑在一起,广场上的她们面目模糊。

  虽然反感,黄勇军却想弄明白:“究竟因为什么,广场舞在如此大的群体、如此广阔的范围,活跃地存在并蔓延着?”

  2012年秋天,这个思考在黄勇军的课堂上引爆。当广场舞这个实例“意外”地进入关于自由主义的议题时,激烈的辩论爆发,远超当日主题:公共空间的功能、空巢化、城市化、人口流动、陌生人社会、社交困境……

  几个星期后,争议还未停止。

  “你不明白她们每个人的处境、她们的喜怒哀乐,就是骂,也骂不到点上!”强调关注个体,避谈宏大叙事的黄勇军跟争论的学生们喊道。

  于是,黄勇军与同为政治学者的妻子米莉,带领着课堂上参与激烈讨论的16名学生,对广场舞团体进行了为期3年的跟踪调研。湖南、江西、宁夏,城市、乡村、县城,他们接触了20多支队伍,1000多名舞者,与其中100名进行了深度访谈。

  他和调研团队试图回答:她们到底是谁?她们为什么如此?她们为何被如此对待?

  她们,或年老退休、或跟随子女迁往城市、或留守乡村,曾经熟悉热闹的场景不再,给她们留下的除了繁琐无尽的家务,只余孤单无助

  晚上7点半,夜幕拉低了城市的声响,水汽弥漫的长沙城静了下来。

  何湘玲走向湖南师范大学江边食堂的空地,大妈们三三两两,已在闲聊等待。她们是调研组成员曹露的观察重点。

  音响打开,传出“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的歌曲,何湘玲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膝半曲,手臂上扬,摆出套马的姿势。身后的4排大妈跟着何湘玲做出同样的姿势。为了深入观察,90后曹露也加入团队,跟着一起扭动。

  10多年前,何湘玲所在的长沙某国营单位改制,50岁的她被买断工龄提前退休。儿子在外地工作,丈夫沉醉于牌局,除了局散回来吃饭,家里很少出现他的身影。做饭、洗衣、拖地,何湘玲不紧不慢地完成一项又一项,因为除了这些,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有时候她会忍不住自言自语:“当时多热闹,一群姐妹吃食堂。”

  场地上的大妈越聚越多,黄勇军那“看不成晚霞”的住宅小区也被帮子女看孩子的老人占据了。这些带孩子的姥姥奶奶们多来自邵阳、株洲、湘潭等周边市县,她们离开丈夫,抛下家乡熟悉的生活,来到长沙,艰难地面对着陌生的高楼格子居、满大街的车辆和长沙话。在家到市场的生活半径里,她们以孙子孙女为中心,重复着一天又一天。

  在调研组成员的报告中,城镇退休职工和从农村来城里带孙子孙女的老人们,成为城市广场舞的主体。计划生育政策的实行,让她们成为“最孤单”的母亲,而离开单位退出集体活动的舞台、跟随子女迁往城市,也让曾经熟悉热闹的场景不再,只余孤单无助。

  城市里的女人们在广场上扭动着,乡村的打谷场、街道空地上,一批或高或矮略显臃肿的女人也在暮色中舞动。

  在江西西北部一个叫溪畔村的小村庄,调研组成员余珊珊生活了近20年,直到离家去长沙读大学。

  这几年,每当夕阳投下最后一丝光亮,村里原本寂寥的打谷场上就会热闹起来。余珊珊的妈妈、大妈、舅妈、姨妈,随着带杂音的音乐起劲地扭着。站在边上的余珊珊,没觉得扰民,反而觉得这样的热闹有点安慰人心。

  曹露和余珊珊观察到的这些故事,总让黄勇军想起自己的母亲,60多岁的母亲如今在长沙帮他带孩子,不忙时也会去广场上跳跳。母亲曾是县城当年仅有的两个高中女毕业生之一,原本光明的路因为文革时黑五类的身份而终结。在母亲那个时代,“革命”“奉献”“阶级敌人”这样的词汇,随广播整日在村子里回响。等黄勇军记事的时候,母亲盘了一个小卖部,成为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个体户。彼时,“贡献”这样的词汇已经落寞,在小卖部门前的公路上,人人谈的是“挣多少钱”,黑白电视机里是“市场”“竞争”……国家在飞快地赶路,时代变迁中,她们曾经熟悉热闹的场景不再。

  对这些被改变的场景,一直致力于研究中国女性境遇的青年教授米莉,做了这样的描述:曾经聚在一起互相帮助的乡里乡亲,在崇拜财富的市场中成了竞争者;曾经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搬进了对面铁窗紧锁的防盗门;曾经热闹的大家庭,随着儿女工作的搬迁而变得安静异常,令人心慌……

  孤单无助、无所适从的她们,在遇到热闹的广场舞后,便一头扎了进去。

  清晨或傍晚,她们在一起舞蹈,在音乐结束后闲聊,生活变得熟悉起来,无所适从得以消解,在这里她们找到了自己的集体

  调研的学生一开始与广场舞大妈交流时,对方会把跳舞的意义描述得极为简单:为了健康和开心。

  “等你进入她的生活,看到她跳舞时那种精气神,就会发现不是她们说的那么简单。”曹露以舞友的身份参与大妈们的“闲聊”,听到了更多真心话。

  何湘玲因舞跳得好,被推为领舞者,这让她找回了年轻时那种被重视的感觉。她教起舞来极为认真,一套新动作,自己先练习二三十遍,厨房做饭、客厅拖地时,她都会不由自主地比画。学舞教舞、收取会费、管理账目、运送音响,毫无疑问,她在队伍里不仅是“骨干”,更将自己视为领头人。

  让曹露惊讶的是,看起来温和的何湘玲还发动了“保电运动”。因暑期学生少,学校切断了江边食堂的电源,广场舞活动被迫停止。何湘玲动员舞蹈队里的师大职工与学校领导层交涉,要求恢复供电。“保电运动”最后虽然没成功,何湘玲的领头人事迹却成为舞蹈队的“光辉历史”。通过这次运动,这些早已离开集体活动舞台的老人,也再次进入校方视野。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QQ网名 | QQ头像 | QQ分组 | QQ皮肤 | QQ签名 | QQ日志 | QQ技巧 | 微信电脑版 | 微信群 | 微信小程序 | 微信公众号 | 微信网页版 | 彩妆学校 | 化妆学校 | 成都模特 | 火山小视频 | 西瓜视频 | 快手 | 抖音

娱扒网 (www.zxdu.net)提供最新娱乐新闻,让您了解一手娱乐新闻、电影、电视、音乐及各种奇闻趣事。

Copyright © 2002-2019 娱扒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娱扒网

本站为个人爱好兴趣分享网站,不代表本人观点,如有侵权请联系QQ3371650278进行处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