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娱扒网 > 奇闻 > 灵异鬼怪 > 正文

校园人烟罕至,被林荫遮盖,是个灵体聚集的好地方

来源:校园人烟罕至,被林荫遮盖,是个 编辑:admin 时间:2018-05-15
香港灵异事件汇总——跳轨,怪婴,失踪案。
 
香港大埔区历史悠久,以前大埔有很多乡村学校,为乡村儿童提供教育服务。
 “明德公立学校“就是其中一间。明德公立学校在六十年代末建成,在九十年代中停办,荒废的校园如今人烟罕至,加上被林荫遮盖,是个灵体聚集的好地方。
在明德公立学校的后方,就是汀角村。深夜时分,该村的居民经常都听见学校内传出有小童玩耍的声音,他们也习以为常。
某夜,有一新搬来的房客,听到有拍打篮球的声音从学校传出,并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好奇的房客便带同电筒前往查看。当他走过丛林的小径,到达学校篮球场时,赫然见到有几个半透明状的小童正在打篮球,而另外几个则在玩跳飞机!
房客立刻被吓得魂飞魄散,但仍强装镇定,以免惊动他们。
当房客慢慢沿小径回去时,迎头见到有一个小童,他装作看不见,但由于小径路窄无法闪避,竟然直接穿越了对方的身体!
房客被吓至浑身颤抖,他仍扮作若无其事般继续前行。
忽然,后面传来小孩的笑声说:“哥哥,我知道你看到我了!“听到这句说话后,房客便立刻拔足飞奔回家,以后也不敢再多管闲事了。
大埔区还有知名的“运头塘“。在香港日治期间,运头塘附近有一个刑场,每日被武士刀斩下的人头,都会在夜间用木头车运到附近埋葬,现在运头塘的所在之处就是当年的乱葬岗。
由于冤魂无法安息,在加上冤魂会随自己的人头落地之处而“栖身“,所以该处结集了很多枉死者的灵体。
传闻在运头塘的停车场,入夜后曾有人见到一团团无头的人形白影在四处飘浮,似是在寻找祂们失去的头颅。
而在运头塘毗邻的大埔河,在夜间不时都会听到“吱吱“的声响,像是木头车车轮发出的声响一样。
有附近的居民探头察看发生什么事时,惊见到一个无头的“人“,缓缓地推着装满人头的手推车,连人带车走入水中消失。
而在大埔河畔靠近某间学校的运头塘道路,白天会有居民把衣物和被铺挂在栏杆晾晒,一般都会在黄昏前收起。
传闻某次有一家庭主妇忘记收回被铺,直至深夜时才记起。
她赶紧下楼把棉被收回。
当妇人走到该处时,发现挂在栏杆上的被铺内,有一些东西在蠕动。她以为是流浪猫狗躲在里面,于是便隔被铺一脚踢下去,想把它们赶走。
这时被棉被内传来一声“哎哟“声,当妇人把棉被掀起,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便收拾被铺回家。
当晚她睡得并不太好,半梦半醒间听到枕头底传来一男声,不停说道:“不要踢我的头!“妇人原以为只是做了噩梦,但之后一连数晚都做了此梦。
某天早上,她发现自己的脸肿了一大片,像是被人踢伤一样,妇人浑身发毛,急忙买一些祭品拜祭和道歉。说也奇怪,自当晚开始,她便能够安睡,再也没有受骚扰了。
 
香港油麻地女鬼跳轨灵异事件
1981年11月11日,一列从香港中环站驶出的地铁列车在抵达油麻地站时,司机突然看到一名约十七八岁的女子从月台跳轨自杀,因此马上刹车,并通知地铁站的工作人员报警。
据说当时列车的司机很清楚地感觉到车头的车轮辗过一个人,于是立刻通知月台职员报警,可是消防员到场后,找遍整条路轨,都没有发现任何死伤者。
就连在月台等候的乘客中,也有不少人看见一个穿鲜红色连身裙的女子跳轨自杀!
甚至有人说亲眼见到列车辗过红衣女子,还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但是列车车底与轨道却连一滴血也找不到,此外地铁公司表示,该名司机以往的健康纪录很好,也没有精神病纪录。
由于事件牵涉人命,警方和消防队员都不敢轻忽,甚至用起重机现场升起列车来察看,也找不到任何跳轨的蛛丝马迹。
 
 
由于当时目击者极多,当晚就连电视新闻也有播报,隔天报纸有有大篇幅报导。
可是既然没有尸体或伤者,该事件最后当然没了下文。
事后有人分析,在场的“目击者”可能是产生集体幻觉,集体幻觉指的是一群人共同经历事情后,情绪受影响,所以对某些事物特别敏感,因而产生幻觉,并把幻觉当成真实。
警方则判断,红衣女子可能是在列车接近前就先躲进月台下的空隙,以免被辗过,事后又趁乱爬上月台并溜走。
不过,这件事到这边还没结束。多年后,香港有一个法师收到一份资料,原来那个红衣女子被列车撞到后,还真的自行爬出车轨然后回家,但不久后她却突然生病死亡。 
究竟她是人还是鬼呢?这个谜不但末能解开,更令这件事增添灵异色彩。
之后有一传闻,当时有一名年轻女子到医院覆诊完后,到油麻地站准备搭地铁返家。
岂料,当她到了月台之后,竟看到了一个身穿红色连身裙,相貌与她一模一样的人,就在列车驶近时跳下轨道里,吓得她立即离开地铁站,改乘其他车辆回家。
没料到她却于两天后,因突发的心血管病而死亡,原来这是一种见到自己出事的死亡预告。
另一个灵异传说在上环站,这里其实有一个神秘出口与月台,此月台的两边轨道尽头处都用铁链封闭,肯定没有列车会在此月台出入。
这个被网友称为“上环小月台”的地方,曾经传过不少灵异故事,包括每到深夜转车经过时,都会听到鬼哭声,另外在兴建上环站时,就有建筑工人亲眼目睹一名白衣女子,她在这个没有列车的月台徘徊甚至跳轨。
直到上环站落成并启用后,仍不时有灵异传说,最离谱的说法是,在开通隧道时,有工人竟然不慎打通了鬼门关,工人见到不应见到的恐怖景象,工程不得不停止,最后要请高僧来超渡和封闭隧道。
香港地铁各站都曾经发生过自杀事件,轨道上都会残留人体残肢,事后都会处理干净。
传闻在一处地铁站,有车长、工程人员以及保全,会在轨道上遇见”陌生人”,他会趴在上面,似乎在寻找什么。
 
熟悉情况的员工不会走上前多事,但曾有刚报到上班的车长,深夜离开时遇到一名男子在列车旁低头寻找东西,车长上前查问,该男子转身回答说,他在找自己的一双脚,车长这时才发现男子的下半身,只有若隐若现的白色光影。
该名车长因为惊吓过度,休息一段时间之后,还只能长期调任早班的工作。
 
香港大头怪婴
网上流传,香港六十年代有一名婴儿在西区的国家医院出世,婴儿的头部比起常人大三倍,但身躯却只如常人一般,不懂言语,只会发出一些类似猪的叫声,力大凶恶。
有传当接产医生们来不及为此事惊讶,那“婴儿”已经站了起来,其母在生下怪婴后难产而死。
一名护士在为他洗澡时发现他头上的皱纹下生满眼睛,该护士被吓到精神失常。
另一传言是,大头怪婴在中区半山医院出生,其母内脏全被怪婴吃光,教会认为他是撒旦之子或邪恶之子。后来婴儿被香港政府关起来作研究。至今下落不明。
后来网上又流传,有香港小学生玩球时,球滚到医院的后山,滚进了一些粗钢条之间,像个关猛兽的钢笼。
当小学生伸手进笼打算拿回那球,突然听到有如猪的哮声,一头怪物高速的冲过来,钢条弯了。小学生面前出现的,是一个四尺高的人,头巨大,身体细小与头不成比例,眯眯的双眼,没有头发。
据说这怪婴被医院严密隔离,平日只会发出有如猪哮的叫声,但原来他曾说过两句有纪录下来的说话。
那两句话是“你不要这么神气”,第二句是怪婴突然讲出“冰灾,旱灾,人灾。”隔年,内地发生最严重的炎寒,干旱,以及最具毁灭性的文化大革命。之后,在八十年代,被解放军连同中外研究人员运离香港。
香港“恐怖热线”的主持人潘绍聪,曾接到一位自称为丁先生的电话,他对潘绍聪说,在他初中年代,与七八名同学在校内踢足球。
当时有人用力过猛,将足球踢至学校下的草丛。就在寻找之时,他们竟发现一个头颅如竹箩般大的婴孩,被困在一个铁笼,不断发出怪叫。而最恐怖的是,该婴孩头部的皮肤竟生满一只一只的眼睛。
丁先生表示,自当天后,每一位看过那个所谓“大头怪婴”的同学们,长大后都各有离奇的人生遭遇。
他本人除变得过目不忘之余,数十年来命途反覆,更娶过一个狐仙女子为妻。而其中两名同学,因一次在泰国遇上意外,两人的肉身和灵魂竟然交换了。
后来,香港电影公司改编成电影,电影名为《恐怖热线之大头怪婴》,由吴镇宇、李灿森与何超仪主演。
这部B级恐怖片在不少人心目中都是童年时的恐怖电影神作,片中基本没有血腥画面,大头婴也总是若隐若现,似有似无,但情感氛围却惊悚度十足,看完第二天绝对精神恍惚、神不守舍......
香港大头怪婴似乎能预言,这让我想起了日本的“件”。
日本天保七年(1836年)民间盛传出现了一个神秘的怪物,它人面牛身,也就是俗称的“人面牛”,翻成汉字后成“件”。为什么要叫“件”呢?这是因为件=人+牛。这也就是“人牛”之意思。
昭和十九年(1944),日本警保局保安课发行的《思想旬报》刊载着:本地生下了四只脚像牛一样的孩子,预言说战争将在今年结束,那时候可能会发生流行传染病,如果多吃梅干或韭菜就不会染病,说完这些话像牛一样的小孩就死了。
有人说,大头怪婴其实是得了水脑症,也叫巨头症、Alexander氏症,患者有大头甚至巨头之现象,胎儿水脑症的主要病因为先天性疾病,如大脑导水管阻塞症、畸形及脊髓膨出。
除水脑症之外,许多婴儿疾病也可能有大头征状,需要与水脑症作鉴别诊断。如:巨脑症、脑表积水、脑脓肿与婴儿脑瘤。
 
香港理工大学6大灵异事件
香港理工大学是一间校史长达65年的大学,香港艺人梁家辉、梁咏琪皆是毕业校友。
这间大学也有其灵异事件传闻,据传大学的所在地是二战日军佔领香港时的乱葬岗,另外六、七十年代理工大学尚未发展时,曾作为停尸间。
据老一辈的人回忆,1962年许多大陆偷渡客纷纷前往香港淘金,很多人未到就已死在火车里,很多遗体就放在这个公众停尸间。
 
 
香港理工大学
除了曾是停尸间外,还有供人出殯行殮的永别亭,停尸间及永别亭的位置约在理工大学网球场处。从工专升格为大学之后之后,市政当局才将公众停尸间及永别亭移往它处,永别亭民营之后,现在名为永恆殯仪馆。
据传,香港理工大学还有六大不可思议事件。
1. 不关灯的图书馆
有一个女学生因为要考试的关係,天天在图书馆三楼温习功课。有一天女学生累到睡著,而管理员也没看到她,就关灯然后关上图书馆大门。
女学生醒来之后,见灯都熄了,变惊慌失措地乱跑,最后被倒下的书架给压死。之后每到夜晚当图书馆熄了灯后,三楼就会传出女学生的哭泣声,因此,图书馆三楼就不熄灯。
2. 天花板上的工人
理工大学内有一条楼梯通往大学本部,楼底上方,有一玻璃纤维天花板,据传,当年兴建的时候,发生了一起工业意外。
报纸的标题是,”理工门外装修工人高空堕下丧生”原来该工人在天花板作业时,没有做好安全措施,从天花板高处掉下,当场死亡。
由于死者的妻子当时人在大陆,其他家人似乎没有招魂或是好好祭拜,导致在事情发生后的一星期内,已有多名学生仰望天花板时,见到一名男子坐在上面的铁柱上,状似可怜。校方为了安抚学生,便说同学看到的只是倒影罢了。
3. 草坪上的血痕
理工大学有一个人工草坪,当年建造这片草坪时,有一名工人不小心掉进空地晕倒。
其他工人没发现,就在空地铺上水泥浆石把晕倒的工人给活埋。
人工草坪弄好之后,有不少学生投诉草坪经常流出不明的红色液体,还有学生在晚上见一男子满身水泥浆石然后消失。校方于是派人剷起草地﹐终于发现了这名被活埋的工人的尸体。
4. 电梯里的恋人
许多年前,理工大学有两名同系的学生情侣,他们想在毕业前私定终身。
过没多久,女方便怀了男方的孩子。
当年风气保守,这对情侣一时想不开,便一起在大学地下保安中心旁的树上自杀。
事件发生后,有很多学生使用该大楼的电梯时,声称电梯门打开后,会看见那对自杀的情侣对他们微笑。虽然学生坚持自己没看错,但校方一直声称并无此事。
5. 喷水池的隐形四不像
理工大学正门前有一个喷水池,传闻这喷水池是一隻隐形的四不像,只要有学生碰过池水便会遭遇不幸。
曾经有一名外藉学生不相信这传说,他走到喷水池用手拨弄池水,结果数天后死于车祸。还有传闻说,如果拨弄池水学生就会无法毕业。
6. 泳池里的半身小孩
一名外籍教授带着五岁多的儿子去学校泳池游泳,泳池位置就在理工大学学生餐厅旁。
教授更衣后就不见儿子的踪影,起初他以为小孩子自己跑去游泳,而泳池也有救生员,所以不以为意。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儿子却犹如人间蒸发,始终没有出现。
焦急的教授四处寻找,有一位救生员表示早前还见到一个洋人小孩,但一眨眼便不见了。
就在此时,有泳客发现有人溺水,而溺水就是教授的儿子。当救生员救回小孩时他已经溺毙。
当时,旧学生餐厅有一列落地玻璃刚好面对泳池,学生们吃饭时,常常会见到一个外籍小孩贴近玻璃,一开始有学生会去逗他笑,可是小孩总是只现出一张苍白的面孔,然后下半身开始消失,直到整个身体不见为止。
闹鬼传闻出现后,为了停止恐慌,餐厅负责人便用反光胶纸贴在玻璃上,大概是一个小孩的高度,以免学生再看到这个溺毙的小孩。
 
香港探员丁利华神秘失踪案 
一名休班探员,于2005年9月11日报称在西贡北潭涌郊野公园行山途中怀疑迷途,用手提电话致电报警求助,但他疑身处山野电话讯号接收不清晰,警员与他倾谈了七分钟也未能确认位置,最后更失去联络,警方恐防他发生意外,联同消防员及民安队攀山拯救队的人员到场,搜索至今晨零时仍未发现他的下落。
 
 
失踪探员丁利华(45岁),驻守中区警署,家住香港仔薄扶林置富花园;驻守中区警署反黑组。
而警方在查悉迷途的男子为现役探员后,疑他仍身怀佩枪,一度大为紧张,其后经调查,发现他较早前已将佩枪交还枪房。
据悉,丁爱好大自然,不时登山远足欣赏山色海景,但喜欢独自一人。消息指他失踪前曾报称受伤不适,要求召救护车到场协助。
事发于昨午一时许,一名男子用手提电话致电警方,指在西贡行山途中迷途,但电话讯号不清晰,接听电话的警员断断续续与该男子交谈七分钟,但都听不清楚男子身处的位置,最后电话讯号更中断,但根据男子所报的零碎资料,估计他身处的位置应是西贡郊野公园北潭涌附近。
警方追查男子的手提电话号码,获悉机主为姓丁男子,家住香港仔,是一名警员,警方曾到丁家调查,但无人应门。
警方于2005年9月12日联同消防处、民安队、渔护署及政府飞行服务的直升机合共逾二百人,在西贡郊野公园进行海陆空大搜索,搜寻前日在西贡行山失踪的四十七岁中区警区反黑组休班探员丁利华,但搜索至深夜仍无发现。
由于事主前午用手机报警求助失去联络前,曾三喊救命,不排除他可能遭遇意外或有不测,警方高度重视,搜索行动会持续通宵进行。
黄大仙警区副指挥官梁文干在北潭涌现场指挥搜索行动时表示,不会放弃搜索,因关系到一条人命。梁文干以极度需要援助的字眼,来形容失踪者前午致电报警求助时的情况,但他没有透露详情。
 
 
警方搜救行动昨日有突破性进展,西湾村村长兼士多东主表示,丁在周日失踪前曾在西湾村一士多借电话,士多茶座有十多名顾客,其中数人非熟客,警方正追查该批人士身份,忧丁利华被人跟踪,并趁他体力不支时施袭及将其掩藏。
黄大仙警区署理指挥官梁文干表示,西贡郊野公园面积六千公顷,最高的山峰达五百公尺,搜索虽然十分困难,但警方不会放弃,今日开始於北潭涌郊野公园入口设立联络站,呼吁行山人士协助搜索。
他表示,丁利华当日致电九九九电台求救时,透露自己行了两小时,於山头迷途,并向警员说出六个号码的坐标,但警员表示坐标只有五个号码时,丁回答说可能是自己记错,警员听到丁发出喘气声音,且问非所答,不久即与丁失去联络。
 
 
士多东主:丁脸色甚差据称,丁在离开西湾村约四十五分钟,警方便收到丁用手机致电报警表示迷途,当时接线生曾问他的位置,丁表示附近有一灯柱,编号头三个是467,之后四个号码则看不清楚,不久听见丁呼了三声「救命」即失去他的联系。
西湾村的搜索队依照这线索,继续向咸田方向搜索,再经大浪村到赤径,其间只在大蚊山捡到一对鞋,但未能确定是否属於丁,经五小时搜索不果,搜救队在赤径乘船往黄石码头解散。民间传言他进了灵异空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

QQ网名 | QQ头像 | QQ分组 | QQ皮肤 | QQ签名 | QQ日志 | QQ技巧 | 微信电脑版 | 微信群 | 微信小程序 | 微信公众号 | 微信网页版 | 彩妆学校 | 化妆学校 | 成都模特 | 火山小视频 | 西瓜视频 | 快手 | 抖音

娱扒网 (www.zxdu.net)提供最新娱乐新闻,让您了解一手娱乐新闻、电影、电视、音乐及各种奇闻趣事。

Copyright © 2002-2019 娱扒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娱扒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