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娱扒网 > 奇闻 > 猎奇八卦 > 刻骨铭心,八卦猎奇,那些莎士比亚的经典爱情戏码

刻骨铭心,八卦猎奇,那些莎士比亚的经典爱情戏码

类别:猎奇八卦| 发布时间:2018-05-16 | 人气值:
刻骨铭心,八卦猎奇,那些莎士比亚的经典爱情戏码
如果要举例一个文学史上最大谜题,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Shakespeare)一定名列前茅,一个连出生年代都疑窦重重(但据说诞生於英国伊莉莎白时期)的大文豪,却在 16 世纪末至 17 世纪极度活跃地留下数百多首诗、几十部戏剧,产量之丰令人咋舌,最了不起者在于其深厚的艺术成就,历经四百年仍传唱不衰,甚至成为诸多经典改编与灵感取材的来源。其喜剧、历史剧与悲剧等极具戏剧渲染功力,尤以悲喜剧(传奇剧)最为深入人心,与中国唐传奇颇有些类同──总将角色人生的悲欢离合与爱恨,摹绘的栩栩如生,深深折磨着观众。然而这样纠结人心绪,欲罢不能的戏剧人生,除娱乐性的潜移默化外,究竟还带给我们些什么?
当美国流行女歌手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一曲轻快浪漫〈爱的故事〉(Love Story)风靡传唱时,罗密欧与茱丽叶穿越前世今生,永恒的爱恋予人对爱情诸多遐想,可爱情裡的暗黑毁灭,却彷彿被拋诸脑后。心理学上认为,会爱上一个人,都是想要补足缺憾,满足不够完美的自己,所以才想找个人来爱,因投射有这样的心态,所以初期热恋时,情人总被包覆于“理想化” 的粉红泡泡中,然而随着时日推移,彼此真貌越加清晰,激情的荷尔蒙退去后,只剩下了与自己一样,坑坑疤疤、原形毕露的对方,最后 “因误解而相恋,为了解而分开” 也就不难想像了。
如《仲夏夜之梦》(A Midsummer Night’s Dream),莎士比亚对爱情的嘲弄便是 "那不过是场魔法药剂点错鸳鸯的小游戏而已 " ──本来不过是仙王仙后,为一男童精灵出借为仆与否闹脾气,心生不满的仙王,于是恶作剧地叫来精灵,将三色堇汁点于仙后眼皮,让她陷入与丑陋驴头人的情网中,途中精灵遭遇森林里为爱奔逃的两对爱侣,仙王本想让他们 “有情人终成眷属” 的美意,却因意外而让事情变得复杂,最后喜剧式地仙王仙后重修旧好,爱侣们也彼此成双,皆大欢喜。可是这种爱恋人心无法永恆,仅是受到外物魔法操弄的剧情,正喻指短暂激情里,卵子/精子冲脑而失去理智的瞬间。
 
有趣的是,魔法消退后,众人若无其事,彷彿一切就是场梦,这种毫无疙瘩的心境转移,在现实里倒是有点困难的。有人在分手过后,仍会深陷前男女朋友的 “余毒”里,久久难以忘怀;明知两人已无法再复合,但不是希望以朋友关系作为另一种形式的永续长存,便是念念不忘,抱持着希冀达成“不可能任务” 的幻想度日。但这样的执著在某种程度上,可能并不是真正的爱,而是对 “分手”的不甘、对自己爱错人的遗憾憾恨无法消除,甚至,过往相处縈绕在心、历历可见,也不过是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反覆跳针,无法接受现况,陷入自责沮丧迴圈的表现而已。
在《罗密欧与茱丽叶》(Romeo and Juliet)里最叫人动容心伤的,怕也是那邂逅却最终错身而过的遗憾,彷彿是大卫‧尼克斯(DavidNicholls)《真爱挑日子》(One Day)16 世纪版。《罗密欧与茱丽叶》过去常被津津乐道者,便是世仇间 “明知不可却仍执意去爱” 的奋不顾身,心理学将之詮释为,当人们的选择受到压力或囿限时,反而会抗拒式的去选取最被反对的选项。不过却很少人提及,在此剧中,男女双方在茫茫情海里,是多么难得的一见钟情,并于避过众人耳目的艰难里传情达意,即便血海深仇/许嫁他人/面临死亡的恐惧等都无法阻挡两人的烈爱,斩遍荆棘万千,可是,迎来的却不是永浴爱河,而是血流成河的悲剧殉情。
 
在爱情里,你是否曾遭遇过千刀万剐,即便彼此间都愿意携手走过,但最后仍不得不含着眼泪,目送深爱那人离开而无能有所改变?走过世人道德眼光与父母反对的浪潮尖锋,但最终也只能在无可奈何下,各自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而世间情态种种,所谓的遗憾或放不下,有时也并非全然舍不得对方,而是没有经过哀悼的枯萎爱情与受伤的自己,如鯁在喉、阴魂不散而已。这时候,学会面对遗憾与哀悼,也是爱情中相当重要的事。
相爱不能在一起是痛苦,可是,在一起相爱却造就痛苦者,也不在少数,这让人想到《驯悍记》(The Taming of the Shrew)。一提此作,恐怕天下女人将人人起而诛之,愤怒昂扬,毕竟此男行径实在太嚣张,这大概也是莎剧中,最受女性主义者挞伐的争议作品,即便笔者为人温顺,读此作品也不免有想绞拧男主角的冲动(两手握拳关节咯咯作响)。回归正题,此剧讲说某商人之女,长者个性暴烈恐怖,EQ修养显然尚待加强,幼者美丽温驯,前者求婚路上门可罗雀,后者则络绎不绝,然而商人却执意 “长未婚,幼不嫁” 的顺序。此时一名覬覦丰厚嫁妆的男子来了,将坏脾气的长女视作挑战,对她行各式屈辱与作弄,最终“控制驯服”,完胜女人与嫁妆,藉由打赌大赚特赚外,还宣扬了“妻子总该听服於男人的”信念。(女人们上阿围殴他)
 
关于情人间的爱恋驯养,让人不禁想到安东尼‧圣修伯里《小王子》(TheLittle Prince)裡,小王子与狐狸间的驯养互动,以此喻指爱情者,经由熟悉与规律,情人以此默契渐成一体,若历经变动分离,则会因此感到揪心不安。确实,情人间的彼此角力,不啻便是场“ 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 ”,然而过度的压制,使对方成為没有自由意志的个体,实属变态。这种带有M型男人厌女情结者,女性往往都以一种令人恐惧厌恶的“恶女”形象现身,就像此剧中的火山女一样,但最终都会被男人制伏收场。
 
不过或许男性读者想起而攻之的是,瞧瞧吉莉安‧弗琳《控制》(GoneGirl),妻子藉由公众力量,将丈夫“控制” 得无处可逃,或 E. L. 詹姆丝(E. L. James)《格雷的五十道阴影三部曲》(Fifty Shades of Grey Trilogy )里,身心上由“主人奴隶”的“屈服驯化”,不也是让女人以某种压制男人的方式而得胜吗?何故女人对此便是大快人心,备觉满足(男人们觉得好不苏福),但对《驯悍记》却愤恨不止,简直双重标准!可是,瑞凡──那些年,男人娶妻时,可不须“人财” 都被直接登记入库,就算时至今日,同担重责的女人,工作外也尚有婚姻育儿与家务等琐事,读读宅女小红老公下班,只顾低头滑手机的哀怨,更遑论生活日常里,女性还有诸多妥协!当然要平衡一下 。
 
确实,性别平权本非易事,因男女构造本就存在著差异,依据约翰‧葛瑞(John Gray)《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详列男人女人不同而造就的误会冲突,简直足以毁灭整个宇宙。可是,在恋爱中跌跌撞撞的男女,即便明了差异,但小鹿乱撞,难以辨别对方真情实意之际,此时求解究竟是要线上求签、塔罗牌占卜,还是数花瓣来厘清“对方究竟爱不爱自己呢”?
总被以恋母弒父情结与自我选择不安作主题探讨的悲剧《哈姆雷特》(Hamlet),关于爱情,哈姆雷特哥有真正爱过奥菲莉亚吗?他其实没有那么喜欢她,还是,只是被分心或进了山洞?据约翰‧葛瑞观点,男人其实是种需要有自己 “山洞时间” 的生物──亦即什么也不想,放空玩乐以恢復内在思绪的空白期,经此调节才能应付白天的压力纷扰,但这可能常被因杂事弄得满身疲惫,正想好好抱怨的女人,误解为冷漠、不关心而吵架;男人因脑部结构的关係,生物学上较难分心,总得专注一件再过一件,无法如同女人可同步处理诸多事情。
 
在此无意替哈姆雷特开脱,虽然哈姆雷特以奥菲莉亚作为爱疯狂的掩饰,事后误杀她父亲而逃亡时,也未能顾虑到她感受,最终孤单无依又备受打击的奥菲莉亚,发狂间失足溺毙而死。不过,丧父又失母,还有政治上潜在的压迫,以男人依重大事件排序的逻辑,爱情被远远拋置脑后,怕也是不得不的无奈选择。观看哈姆雷特知其香消玉殞,悲痛不能自持而跳入将闭未闭的坟墓,或许心中曾藏有几分真实爱意也未可知。只是说,现实残酷,在爱里,女人以男人为天,举重若轻;可对男人而言,女人可能不过是轻如鸿毛的部分,当遭遇种种阻难,优先次序排列在后,也算是刚好而已,但这样的死别也叫人感叹命运捉弄,不胜欷嘘。
 
要怎么判定哈姆雷特爱奥菲莉亚的程度,让人想到葛瑞格‧贝伦特(GregBehrendt)和丽兹‧塔琪萝(LizTuccillo)《他其实没那么喜欢妳》(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小说中试图教导女人如何辨识男人的种种举动,是否有那样的喜欢你。简易快速的辨明标准,彷彿筛网一样,迅捷滤掉 “没那么喜欢你却又可能让妳浪费心力” 的对象,一棒打醒于爱情迷雾中徬徨的痴女。不过,不必太快栽入,节省心力与时间是件好事,可也应该给予彼此多点相处机会,毕竟爱情哪,并不如方便面,随开随有,生活诸事繁杂,谁也不可能随时准备好,火花有时也在日久生情的瞬间。若是“男人因重大事件无法分心”或 “进山洞”,不如给对方多点耐心关怀,待对方回神反应,说不定就闪光get 了。
或许有些女性读者并不喜欢 “好整以暇,坐以待毙成壁花的被动 ”,想要试验 “女追男说不定隔层纱” 一理,综观莎翁诸多剧作中,常有 “女人总扭捏得不让男人知晓心意以示衿持” 的场景,虽是时代背景使然,但特别的是,却有一部女追男、撞冰山的惨烈“喜剧”《终成眷属》(All’s Well That Ends Well),可观后也只觉莎翁的爱情论点实乃一致── 要不还是男人主动好了。
 
《终成眷属》讲说名医父早逝而家道中落的美丽孤女,被和蔼良善的伯爵夫人收容,相处日久下,她暗恋起年轻的公爵,可她并没有因出色容貌而 “麻雀变凤凰”,获得公爵青睞,偶然以父亲遗留秘方治好国王痼疾,荣获赐婚机会,也没有得到心上人的心,对方反而冷淡高傲的负气出走,离乡远去。心碎的孤女于是也远走天涯,不料却巧合间获知爱人迷上某位寡妇女儿,藉其帮助 “偷龙转凤上错床”,取得打赌所约的定情戒指,才使对方不得不守诺,相守终身。
 
此剧其实瑕疵颇多,情节转换处诸多不合理,女倒追又无一般喜剧或偶像剧,刚毅木訥男不善表达,或最终将为女方痴情感动,如日本漫画家多田薰《淘气小亲亲》改编的《恶作剧之吻》,高高在上王子男,俯视在后跌跌撞撞小呆女,最终给付真心,反倒是有种被迫的不得不然。于今日爱情心理来说,才智双全又拥有无双美貌的女主角,追星痴恋,却只受到冷漠恶劣的对待,也是自卑女人爱恋上 M 型男的一例。
 
听其遭遇,两性专家必为此摇头叹息,并给予忠告──男人彷彿野生美洲豹的生物,爱情上的猎捕乃为本能,违逆如此本能,即便暂时因虚荣而接纳,也无法对这毫无成就感的到口肥肉显见怜惜,瞧瞧年轻公爵追求寡妇之女的热情洋溢,与倒追女孩大相径庭的待遇便可见一斑。两性专家常谆谆告诫,女人或许可以主动,但囿限於给予对方暗示与相处机会,那些年,翻墙的罗密欧,也是因偷听到茱丽叶心意,才敢这样大胆无畏,毕竟男人心理虽喜好猎捕却亦是自尊甚强者,再冲动也难以承受告白失败的难堪,但对唾手可得者又不感珍惜。毕竟,曖昧拉扯中眉角处处,步步惊心,女人还不如静待对方再善加反应的好。
 
勇敢追爱虽值得鼓励,作品读来也颇为有趣,然而现实里,在后头追得跌跌撞撞却仍换不得一丝疼惜,只能算是悲剧。或许爱情上并不必要过度消极的无所作为,不过所谓的“勇者无惧”,也非是无谓地牺牲去飞蛾蹈火,真正的爱情,应当是两颗心相互靠近取暖,手牵手一同走去,不必在意谁前谁后。
 
可是,即便历经千辛万苦缔造了爱情,闪光 get 后,是否就能如此顺利下去?在莎翁剧作裡,也常出现有 “爱上朋友恋人” 的冲突场景,这种在生活日常乍见对各自伴侣毫无威胁的亲密关係人。
 
除《仲夏夜之梦》被爱情药水点错前后,一对挚友的爱集中於两闺蜜中的一女,还有《维洛那二绅士》(Two Gentlemen of Verona)──两个贵族好友,A 早已有爱侣 C,但远行时却爱上 B 的心上人 D,此时 B 正因D爸不准彼此交往而准备私奔。出于嫉妒,A 竟去向 D 爸举发 B,B 因此被放逐,因缘际会成了绿林老大。远距离恋爱的 C 前来寻 A,女扮男装在 D 府当侍从,亲见自己男友A对 D 表露爱意(跟偷看男友结果发现奸情一样震惊)。后来受不过爸爸逼婚的 D 出逃,半路却被强盗捕获,A 跟扮装 C 前来救援,四人真情面对面(抓猴抓现场),B 选择原谅 A,A 也被 C 感动,最后两组情侣双宿双飞结婚去,强盗们也获得特赦(这告诉我们老大是谁是很重要的)。
 
此作有两点诡异,一则是为把马子背信弃义害朋友还劈腿,没心没肝却获两者宽恕,二则是较為常见的剧作老梗,A 认不出女扮男装者 C 是自己女友(观众表示明显),这大只是作为偶像剧或喜剧经典桥段,不过可能也暗示著我们也常被显而易见的人事物所蒙蔽,所以也才会有(男友手机密码是室友生日)与(我哥上了我女友)这种锥心泣血的故事。对比悲剧的摧人心肠,莎翁喜剧有时常以过度的乐观,表现出爱情命运脉络的 “众星拱月”,亦即诸多事件都像是为促成男女主角间的倾城之恋而发生。然而在现实里,举目所见,往往却是“多加阻挠”、“荆棘满佈”与 “亲密背叛”的横阻为难,即便好心好意,也可能导致破裂误会而成为无法了却的遗憾。
 
尽管拿莎翁经典,对比今日爱情两性心理领域,并不全然正确,自然,戏剧创作等本就不是实际恋爱的参考,何况是莎翁历时许久的作品。但其戏剧如此深入人心,或许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在爱情里,也常犯错,被蒙蔽被背叛,甚至某些显而易见的事实也看不清;面对种种阻挠的心力交瘁与错身而过的遗憾,藉由观剧得到疗癒、抒发与满足。
 
这么多年过去,我们从未真正理解莎士比亚其人,然而莎士比亚在当年,却早已洞察人心的诸多样貌。
 
 
 
与"刻骨铭心,八卦猎奇,那些莎士比亚的经典爱情戏码"相关的文章